“我们大部分的烦恼,是来自于梦想另一种有可能的人生。” ​

我爱ycy。
她是锦鲤。

+

【双源】暮雪

  • 原作向,双源无差

  • 龙五更新刺激的产物(。)

  • BGM:Aimer——《冬のダイヤモンド》(突然安利

  • 我球球三工老师不要再挖龙三的坟了啊啊啊啊!!!


01

他们生前一无所有。

死后极尽哀荣。

02

源稚生不喜欢冬天。

东京街头飘起了小雪,女孩们穿着短裙和各式各样的靴子,不畏严寒地将笔直的大腿裸露在外。银装素裹的新宿仿佛怪谈中的雪女,妖娆里透出沁人的冷冻。寒风送来几片零散的雪花,冰凉地贴在皮肤上,又润又冷,让他想起从前山中小镇的某个冬夜。

太冷了。一直冷到灵魂深处。

雪势渐大,像是神从天穹上倾下纷纷扬扬的孤独。醒神寺里的会议结束了,各位家主陆续...

+

【狡槙】诗歌征集活动投稿

饮鸩

森林,云翳;

狡狼,雁影;

昼夜交替。

饮鸩孤寂。

「像我们不曾亲吻的那样亲吻,

也像我们命定分离的那样分离。」①

Fin.

①改自王尔德《Bittersweet Love》:像我们曾经亲吻的那样亲吻,但绝不会像我们命定分离那样分离。

 @刀与枪与麦田 

+

置顶

一个怀旧的老年人(。)

毫无节操疯狂爬墙热爱BE专注冷食。

吸血鬼骑士限定·骨科毒唯。

火影以外·骨科癌晚期。

本命狡槙不拆不逆。

大概是月更作者(。)

存图小号 @Yukari

+

【缕零】楼下便利店的小哥长得好像我担!02(完)

  • 论坛体,主缕零,有原作其他,玖兰兄妹CP注意[本更未涉及]

  • 平面模特Zero,粉丝爱称零零,接部分未吻之吻设定,可单独食用


88L

┌(。Д。)┐

89L

震惊|*´Å`)ノ 

90L

麻吉零零本人(除了发型)!!!!以及LZ姐妹神仙比喻!!!!!

91L

有没有好心人翻译一个文字版(T▽T)这里听不了语音

92L

求文字版+1

93L

啊啊啊姐妹们!!!零零更新推特了!!!

94L

等文字版的心急如焚 o(TωT)o

95L

————————————————

Zero:[订做的紫罗兰八音盒.jpg...

+

【缕零】楼下便利店的小哥长得好像我担!01

  • 论坛体,主缕零,有原作其他,玖兰兄妹CP注意[本更未涉及]

  • 平面模特Zero,粉丝爱称零零,接部分未吻之吻设定,可单独食用


娱乐版块》Zero专区

【标题】楼下便利店的小哥长得好像我担!

!!!!!!!!!!!!!!!!!!!!!!!!!!!!!!!!!!!!!

rt,标题只能用一个感叹号是无法表达我的震惊的。

让我先喝口水缓缓∠(ᐛ」∠)_

1L

十分钟,我要这位小哥的全部资料

2L

大哥醒醒,公司已经破产了

3L

大哥醒醒,二哥所言极是

4L

三分钟了,让我们来统计一下LZ喝了多少口水∠(ᐛ」∠)_

5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喝口水...

+

【缕零】未吻之吻

  • 架空,现代,大学生

  • 短篇日常,无刀,一发完


01

一缕,你的头发长了。他这样说着,修长的手指慢慢抚过他的发梢。

刚刚沐浴过的银发带着水汽,飘散出浅淡的、清甜的紫罗兰香。

一缕很喜欢紫罗兰,尤其是紫色,因为那花朵的颜色与他们的眼睛是那么地相像。

「永恒的美与爱」。堪堪及肩的头发被零从身后拢在掌心。他试图给他扎起一个小尾巴的时候一缕翻开一本书,念着不知从哪一页上看到的话。

零找出上次过生日时玛利亚送给一缕的发绳。手工编织的红色长绳上缀着一枚铃铛,轻轻摇晃就会发出清脆的响声,风格十分少女。玛利亚一贯如此,那位有着天使外表的小姑娘审美也清纯得不可思议,永远学不...

+

【狡槙】Masterpiece

  • 第一季结尾向

  • 原创第一人称,ooc警告

  • 私设麦田过后几年西比拉垮台,狡哥复职


01

这里是北部地区第九大道的一个普通、宁静的下午。二月初,阴冷的冬日里少见地升起了太阳,惨白的阳光映照着灰色的建筑丛林,在皮肤上留下适宜的温度,暖融得催人入眠。

我常去的那家咖啡馆坐落在第九大道的黄金地段。被周围店铺各式各样的全息投影包围着,咖啡馆木制的简单招牌就显得尤为突出,甚至怪异。

它的店名也十分朴素,一个再普通不过的英文单词,“Life”。

门上的铃铛发出悦耳的响声,又有客人进来了。我不由得探头张望了一眼。在如今这个高度数字化、信息化的时代,连寻常的甜品店都实施了全机械化服务...

+

届到了!!!

荒川獭獭-黄泉酬酒做兄弟:

拯救手机党!!!

家族:

青山见我:

谢谢大佬!码!

墨河承书:

🙏

肆贰〇捌:

千水水麻辣味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

【双源】桜流し

  • 原作向,双源无差

  • 龙五更新红井刺激的产物

  • BGM:宇多田光——《桜流し》


Everybody finds love

In the end

——题记


01

路明非没想到居然能在东京遇见源稚女。


他从红井回来,把捆成粽子的乌鸦塞给诺诺,顾不上歇口气,在诺诺的怒骂声中拉起楚子航夺门而出,直奔神社墓地。

乌鸦能争取到的时间不多,但临走之前他还有一位故人尚未拜访。


神社背后遍地林林立立的墓碑中,路明非一眼就看见了那个人。

昔日的传奇牛郎在法国晒黑了不少,小麦色的皮肤冲淡了他眉眼间缠绵悱恻的妩媚,添了几分英气。源稚女一...

+

看完今天的龙五更新,病情雪上加霜(没有)。
等我出院就写个双源上坟(别信)。

+

【宇智波件套】忍界高考

  • 土味宇智波件套

  • 战后全员复活

  • 盲狙四川卷

  • xjb摸鱼


01

在这热得让人想秽土后羿出来射个日的天气,五大国迎来了四战后的第一届忍界高考。

“我们音忍村一直大力发展文化教育建设,走在科教兴国的第一线。”音忍村教育部部长大蛇丸女士(?)曾发表演讲,《我在音忍的那些年: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备受五大国学界的共同关注。六代目火影首先对此表示了认同,并带头提出了战后恢复高考的提案,其余四影纷纷赞成。

02

“为什么我也得参加高考啊我说?”四战英雄旋涡鸣人指着公告栏上贴出的《木叶教育法修订版》,委屈地向老师诉苦,“难道我的实力还没有得到大家的认可吗?”...

+

P了一张。

+

【缕零】流离之人

  • 一缕中心

  • 短篇

  • 大概是一些多年后回想原作时的感触


01

或许是不知梦的缘故,流离之人追逐幻影。

02

夜很长。

飞鸟扑簌翅膀,掠过高窗。其外漆黑鸦羽,暗银月光。其内,少女红宝石般的眼珠俏皮地转了转,樱唇轻启,吐出一个名字。

——ゼロ。

如同词语本身冰冷的含义,零。一切终归虚无。他知道那位大人的意图。莹莹烛火下,少年兀自沉默。她用着少女的躯体,举手投足间是成熟的风韵,手指轻轻抚上他的脸。能与分别那么久的哥哥见面,一缕不开心吗?

不。矢口否认。随即抿紧了双唇。汹涌的情绪只流露了一刹,又被小心翼翼地重新贮藏。他覆上半截银面,如同封印起隐秘的、不可言说...

+

【带卡】Bloody Life(七)下

吸血鬼骑士paro,副止鼬柱斑扉泉鸣佐

正文完结啦!(敏感词使我word转txt发送到手机chuchuchu截图……)

大概还会有番外ପ( ˘ᵕ˘ ) ੭ ☆(别信)

+

【带卡】Bloody Life(七)上

吸血鬼骑士paro,主带卡,副止鼬柱斑扉泉鸣佐

+

【带卡】Bloody Life(六)

吸血鬼骑士paro,主带卡,副止鼬柱斑扉泉鸣佐

  • 私设轮回眼可以解轮回眼以下的所有写轮眼的术

  • 有暴力魔改伊邪那岐百科

  • 纲手侄女身份注意

  • 突然发现我写的年龄线似乎……


章六·过去时

【旗木卡卡西·十三岁】

伊邪那岐,只需要极短的时间,就能将施术者包括死亡在内的一切不利因素瞬间转化为梦境,而且能将自身的攻击等一切有利因素转化为现实,是能够自由控制现实和梦境的界限、向自己施放的终极幻术。

代价就是施术的那只写轮眼会永久失明。

卡卡西以前从未听说过纯血种宇智波的这一禁术。理事长办公室里,当宇智波鼬带着失踪四月余的宇智波止水出现时,在场的所...

+

【带卡】Bloody Life(五)

吸血鬼骑士paro,主带卡,副止鼬柱斑扉泉鸣佐


章五·过去时

【旗木卡卡西·十三岁】

病房的门有节奏地响了三下,随即被人轻轻打开。背后垫了个枕头,他正靠坐在床上,听见故意放得轻缓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在床前停驻。

“卡卡西,”玖辛奈将百合花放在床头,水门温柔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今天感觉好些了吗?”便当盒里溢出了乌鱼汤的香气,“你睡了一个星期,医生说今天才能正常进食,玖辛奈特地熬了鱼汤。”视线扫过自己被绷带裹得像木乃伊一般的双手,他无奈地张口,任由老师一勺一勺小心地吹凉了、将鱼汤喂到嘴里。

“琳已经出院了,她下课后会来看你。”玖辛奈温言道,小心翼翼地措辞,...

+

【带卡】Bloody Life(四)

吸血鬼骑士paro,主带卡,副止鼬柱斑扉泉鸣佐

章四·过去时

【旗木卡卡西·十三岁】

月之舍开门时间,白发少年和黑发吸血鬼又拌起嘴来,短发女孩微笑着一手一个捏了他们的脸。夜间部的吸血鬼们走得差不多了,围观的日间部少女们也离去了,黑发的吸血鬼冲风纪委员挥了挥手,小跑着往校舍赶去。有人将这整个过程细细看在眼里,恭敬地向身后人禀报:“团藏大人,那个孩子就是宇智波斑的继承人了。”

阴影中的男人面目沉肃。他已经不年轻了,岁月的刻痕布满皮肤的褶皱,右眼覆着绷带,整只右臂也藏在布衣之下。志村团藏,师从猎人协会现任会长千手扉间,协会长老团成员之一。作为老师扉间的亲兄长,千手...

+

【带卡】Bloody Life(三)

吸血鬼骑士paro,主带卡,副止鼬柱斑扉泉鸣佐

章三·过去时

【旗木卡卡西·十三岁】

黄昏时分,学园道上人头攒动,黑色制服的女孩们簇拥在道路两旁,卡卡西和琳艰难地维护着秩序。木叶学园开办的第三年,夜间部来了一批样貌格外出众的新生,每天傍晚的值日任务就因此而挑战性直线上升。对于十三岁的少年天才而言,比起纯血种吸血鬼,青春期少女的热情才是世界上最难招架的东西。

“卡卡西前辈。”卷发的小少年微笑着向他问好,身旁扎着小辫子的男孩也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带土这时才慌慌忙忙从月之舍跑出来,迎面对上卡卡西,哼了一声,冲他比了个幼稚的鬼脸。卡卡西看看宇智波止水、宇智波鼬彬彬有...

+

【带卡】Bloody Life(二)

吸血鬼骑士paro,主带卡,副止鼬柱斑扉泉鸣佐

章二·过去时

【宇智波带土】

闹钟在墙角的垃圾桶里锲而不舍地响了第三遍,卧室门被人粗暴地推开,男人不顾身边人的劝阻,拉开厚重的窗帘,将缩在被子里裹成蚕蛹的少年拎起来:“贤二,你是不是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

“斑,小孩子嘛,赖床也是常见的……”千手理事长笑眯眯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他在宇智波斑的死亡凝视下蹲于墙角开始散发黑气。

仆人对族长拖着一大一小下楼的姿态习以为常,处变不惊,熟练地为自家族长呈上正餐,在打着哈欠揉眼睛的带土面前加了杯热牛奶,给理事长端上和式早点,并在心里疑惑这是木叶学园的理事长第几次赖在宇智波家蹭饭后安静退...

+

【带卡】Bloody Life (一)

吸血鬼骑士paro,主带卡,副止鼬柱斑扉泉鸣佐

引子

如果当初你知道,他会如此痛不欲生,你还会选择用同样的方式救他吗?

 

章一·现在时

【旗木卡卡西·三十一岁】

黄昏时分,学园道上人头攒动,黑色制服的女孩们簇拥在道路两旁,虽拥挤却秩序井然。白发男人牵了八条模样迥异的狗,一身黑衣,白色臂章上绣着红色的玫瑰十字,拿了本封面明晃晃标着R18的小册子,懒洋洋地靠在一边的大树下,被面罩遮住的脸让人很想一探究竟。

哥特式的铁门缓缓拉开,女孩们开始兴奋,面色绯红,你推我搡,但没人敢踏出风纪委员划好的白线一步——毕竟听说平日里温和的旗木老师发起火来却是比那...

+

【朱修】完美世界之深夜黑泥(下)

护卫们急匆匆赶到时,潜入白羊宫的刺客已经被制服了。十一皇子殿下毫发无伤,只是圆桌第七骑士的披风下摆上多出了好几个弹孔。

“啊,朱雀……你没事吧?”金发少年不自在地抓了抓脑袋,右手不安地将衣兜里的终端又往深处按了按——沉迷刷论坛结果迟来了几分钟,自己还是负责白羊宫的安全问题的圆桌骑士,实在是非常重大的失职了,幸好有朱雀在……于是他顺理成章地下意识忽略了为什么深夜骑士会在皇子宫里这个问题。

“拜因贝鲁克卿,”一向寡言的第七骑士尚未开口,从他身后的门扉里走出一个人来。脸上带着和蔼微笑身后黑气却几乎实体化的十一皇子温柔地说道,“请你解释一下,为什么在圆桌第三骑士大人带领的护卫队的重重守卫下居然还会...

+

【朱修】完美世界之深夜黑泥(上)

  • 论坛体,尤菲米娅没死的世界线

【深夜黑泥】枢木朱雀怎么又换主子了

rt,枢木朱雀不是尤菲米娅殿下的骑士吗?为什么现在不单是升了七骑,甚至连主子都换了?而且新出来的皇子是谁啊我怎么没听说过


1L

前排

2L

前(~ ̄▽ ̄)~

3L

前排吃瓜

4L

WOC我的沙发没了!

5L

楼主说谁啊,什么新出来的皇子

6L

LS你不看新闻的吗?布里塔尼亚的十一皇子,鲁路修·Vi·Britannia,玛丽安娜皇妃的儿子,在恐怖分子杀害玛丽安娜皇妃的时候失踪了,最近才被找回

7L

鲁路修殿下啊啊啊啊!!!

8L

……LS冷静...

+

【修卡】Frauded Love

  • CODE GEASS二皇子修奈泽尔X卡诺恩 

  • 原作向 关于卡诺恩结局和送戒指的脑洞来自基友 @波诺弗瓦太太 

【一】

据说人死之前会走马灯一般回溯自己的一生,不过这似乎是没有科学依据的,只是传说和故事里会这样写罢了。卡诺恩·马尔蒂尼从前一直这样坚信。

“从前”是个很好的词,代表着已成事实已成历史的过往,代表着永远不会改变不会消失的存在。只要大脑的记忆和思维还未混乱,“从前”就在那里。他可以无数次清点家珍,无数次将往事的匣子打开,解放出那些深刻的绝望和哀伤。

就好像神话中那个愚蠢又不听劝告的潘多拉一样。...


+

【朱修】同归

  • 国境四方和上邪中毒,四周目有感,一发完

【一】

他时常会做梦。

梦里有父亲愤怒而不甘的眼神,布里塔尼亚士兵的排挤和捉弄,黑暗又现实的军事法庭,命运般冰冷的白色机甲,然后是难得的阳光和花。有猫懒洋洋地蜷成一团,旁边一个温柔而美丽的剪影,白色的宫装裙摆在草坪上铺开,仿佛羽翼。

他遥遥看着,泪水就这样落下来,有怀念,还有悲伤。

梦境至此,急转直下。血与火,枪声惊起飞鸟,残羽凋零。温柔的剪影如落入水中的墨色那样淡去了,渐浓的是一双水晶般的紫色瞳孔,闪动着执拗而疯狂的猩红——他觉得他是有些疯狂的,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可他也不得不承认他是绝世的,孤高而智绝,那双紫水晶眼眸光华慑人,...

+

【星昴】樱

  • 原作背景,樱夺昴流,一发完 

  • 玻璃渣慎点 

  • 感谢小可爱 @波诺弗瓦太太 的建议和捉虫


The Beginning

【皇昴流·二十五岁】

01

——你『讨厌』东京吗?


02

入夜的新宿仿佛沉睡的妖精渐渐苏醒,街道被灯光披上迷人的华彩,歌舞伎町灯红酒绿,人流如织。

——这一次的委托是驱除一只在歌舞伎町一番街伤人的吸血鬼。

人来人往中,他顺手扶了一把身旁经过的、差点摔倒的女孩。礼貌地拒绝了她热情的邀约,他拢了拢风衣,调整好衣下长刀的位置。对于再生能力优异的吸血鬼,唯一有效的武器只有...

+

补完X战记和东京巴比伦我已经石乐志了。

“如果昴流真的对一个毫不相干的陌生人有了份‘特别’的爱意……而这个人又背叛了他……他一定会死的……”

北都是那么的了解昴流,所以这句预言般的话,最终如同预言一样应验了。

星史郎以普通兽医的身份走入了昴流与姐姐北都的生活,三人在一起的时候,可能是昴流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了。有时星史郎笑笑问我和昴流的婚礼何时举行,昴流尴尬的说星史郎先生请不要开玩笑了,北都就哈哈大笑哈不愧是我未来的“弟夫”!

回忆越暖,如今苍凉的现实越伤。

星史郎挡下了砍向昴流的刀子,为此他失去了右眼。昴流第一次那么失控,他疯狂的拍打急救室的大门,大喊着星史郎的名字,泪如泉涌……之后...

+

A之前留个纪念。

+

【花羊】天地缓缓

  • 一发完,BE预警 

  • 根据《天地缓缓》歌词的脑洞 

[一]

夏夜,扬州城郊,树影婆娑,萤火飞舞,幻若流梦。执剑于漆黑夜色中独行,幽蓝符咒流光点点,寻至阴阳之力聚集处,结印,度化。剑光划破浓重的夜,刹那喧嚣,重归寂静。

方士问灵,漂泊多年,一处处魂墟遍寻,尘世百转,因果轮番,看遍生死聚散,心若磐石再无一丝波澜。

偶尔,陈年旧事浮上心间,恍然若梦,悄然滋生无尽思念。

原来,已经过了这许多年。

[二]

春至,冰消雪融,万物复苏。少时平生初次远行,随师父拜访万花旧友,欢欣雀跃,又紧张羞涩。攥师父衣角躲其身后,好奇探看,万花长辈慈爱和蔼,也领了自家小徒弟出来...

+

© 风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