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大部分的烦恼,是来自于梦想另一种有可能的人生。” ​

【修卡】Frauded Love

  • CODE GEASS二皇子修奈泽尔X卡诺恩 

  • 原作向 关于卡诺恩结局和送戒指的脑洞来自基友 @波诺弗瓦太太 

【一】

据说人死之前会走马灯一般回溯自己的一生,不过这似乎是没有科学依据的,只是传说和故事里会这样写罢了。卡诺恩·马尔蒂尼从前一直这样坚信。

“从前”是个很好的词,代表着已成事实已成历史的过往,代表着永远不会改变不会消失的存在。只要大脑的记忆和思维还未混乱,“从前”就在那里。他可以无数次清点家珍,无数次将往事的匣子打开,解放出那些深刻的绝望和哀伤。

就好像神话中那个愚蠢又不听劝告的潘多拉一样。

 

【二】

帝国宰相的副官有个在他人看来很奇怪的爱好。当然,这种评价是不能说出来的。毕竟谁都知道,那位外表漂亮柔弱的年轻人是修奈泽尔殿下的心腹,是殿下最信赖的参谋。

年轻的卡诺恩·马尔蒂尼站在英俊儒雅的皇子身旁,少年人的心热血满腔,深处潜藏着不可言说的隐秘渴望。他从很早的时候就发现自己的与众不同。他留长发,化淡妆,会为出席不同的场合挑选不同味道的香水。哪怕是出身马尔蒂尼家族,这样离经叛道的行为也是颇为旁人诟病的。可是他的殿下不在乎这些。

与其说是不在乎,倒不如说是乐在其中吧。

曾有稍得闲暇的午后,宰相阁下的办公室里,金发男人把玩着他的脚踝,修长的手指沿着细腻的皮肤摩挲。领巾、手套和腰带四处散落,年轻的副官在他的殿下狂风骤雨般的进攻中缴械投降。他的殿下没有询问过他的意愿,因为彼此都早已知晓那不言而喻的感伤——马尔蒂尼在贵族中也只是区区一袭伯爵,更何况他,还是个彻头彻尾的男人。未来的二皇子妃必须是出身大贵族的优雅女性,他的殿下需要一位强力的贤内助,才能最终在皇位继承中夺得头筹。

不要想那么多,卡诺恩。他告诫自己。所有卑微、疯狂、偏执又强烈的爱恋,所有随之而来的别离、悲伤、痛苦和纠缠,他都可以独自忍受。那个名为Schneizel·Ei·Britannia的男人只是他心口一个隐姓埋名的梦想。战争、流血、死亡,世上的所有情绪于他都无关痛痒,只有他的殿下霸道而温柔的吻,亲密又颤栗的触碰,可以让年轻副官坚若堡垒的内心动摇,心甘情愿被吞食品尝。

 

现在回想起来,那真是一段意气风发、满怀希望的日子。他跟在自己仰慕已久的殿下身后,出谋划策,共商国是。没有什么可以阻碍他的殿下推动帝国的运转,哪怕是将这些称为“俗事”的那位大人。修奈泽尔殿下就是他的神,他的光,他最至高无上的理想。

 

他还记得那个寒冷的欧洲的冬天,他与往年一样精心准备了殿下的生日礼物——EU布里塔尼亚军队高官谋反的证据与秘密资料。壁炉里火光灼灼,木料的清香味道烘烤之后是一股令人从心底感到温暖的气氛。他的殿下悠闲地靠在沙发上,将他费心刺探到的情报随手搁在了一旁,“马尔蒂尼卿,”一向柔和的语调里多了几分怜爱又调侃的味道,“我该说你什么好呢,我的小工作狂?”

无论公私都一直兢兢业业的副官愣住了,还未反应过来自己到底是哪里做得不对,他的殿下就暧昧地吩咐道,“过来,闭上眼睛。”

窸窸窣窣,左手及肘的手套被扯下,一圈冰凉缓缓绕上他的指尖。连续几日为肃清军队操心的副官那运转过热的大脑终于冷却下来,他想起来了,2月14日,今天不仅是修奈泽尔殿下的生日,还是情人节。

“卡诺恩,我很抱歉,”他的殿下以无限温柔无限宠溺的音调耳语道,“只能是这么简陋的仪式了。”

没有仪仗,没有礼炮和鲜花,甚至连他人的祝福都没有。简陋到只有他们两人,一间小小的休息室,旁边的桌上甚至还堆积着亟待处理的公文。刚刚戴上去的戒指在副官左手的无名指上静静地闪光,他的神回应了他最虔诚的愿望,一切卑微、疯狂、偏执又强烈的爱恋得到了应答,而这足以让他一生都回味不尽。

在这个寒冷的欧洲的冬天,他的殿下许下了永远的诺言。

 

【三】

而现在,二十八岁的卡诺恩·马尔蒂尼颓然地跪倒在Damocles的中央控制室里,目睹了神的死亡。

“鲁路修殿下。”哪怕曾经的小小少年如今已贵为一国皇帝,他还是用了对皇子的尊称来称呼他,“请允许我留在这里。”留在这个他心中唯一的皇帝陛下、他此生唯一的爱恋消逝的地方。只要是那个人的理想,哪怕半途夭折,他也想与之共亡。

他的殿下还是那样英俊而儒雅,风度翩翩,却恭敬地跟在黑发少年身后,深邃美丽的眼眸变得缥缈而空旷。

那双眼里再也不会有他。

骄傲又聪颖的少年皇帝瞥了一眼失魂落魄的副官,不置可否。剩余的Freyja弹头已全部转移,所有的文件资料都被带走,Damocles的自毁程序也启动了。这个天空要塞设计之初就是作为重要的军事堡垒而建的,自毁程序无法更改或停止,一旦启动就是万劫不复,它将无法按照预定计划悬停在高空,会持续加速,最终离开这个世界,被恒星的光和热吞噬。

还有没有人留在这个逐步灭亡的空中囚笼里都不重要了。

阿瓦隆载着获胜者和他的战利品离去,藏青军服的长发青年倚着墙坐在地上,这是一个任何一位教养良好的贵族都不会做出的举动,如果被殿下看见了,一定会受到责备的吧,并且是训斥却仍然温柔的语调,“失态了啊,卡诺恩”,一定会说类似这样的话吧。

如果还能再听你念一声我的名字,该是多么奢求而不知足的愿望啊。

苟延残喘的白色堡垒不断升高,去往的却不是天堂,而是粉身碎骨的地狱。时间所剩无多,留给他回忆的机会越来越少。卡诺恩·马尔蒂尼从前一直这样坚信,人死之前会走马灯一般回溯自己的一生,只是传说和故事里编造的奇妙谎言。可此时此地,他竟然满脑子都是从前,从遥远的少年时代,到辉煌的青年时期,从布里塔尼亚皇宫的议事厅,到EU那间小小的休息室,从最初的相遇,到最后的别离。

潘多拉把最宝贵的希望关在了盒子里,因为那是这一生一世最刻骨铭心的珍藏。

 

灰飞烟灭中,他举起左手,轻轻吻上戒指所在的地方。

 

【终】

又是一次突如其来的公务报告,白羊宫庭院里,娜娜莉女皇难得的下午茶时光就这样被工作狂人帝国宰相打断了。

ZERO沉默地陪在女皇陛下身旁。布里塔尼亚的宰相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带着恰到好处的柔和,娜娜莉微笑着递了一杯红茶过去:“修奈泽尔皇兄,说完了就坐下喝会儿茶吧。”如今还能聚首的兄弟姐妹们,也就只有她和他了。

金发男人接过茶杯,阳光下的左手上闪出一点银光,“好漂亮的戒指。”娜娜莉赞叹,“修奈泽尔皇兄原来已经订婚了吗?”

他喝茶的动作一顿。傀儡美丽的紫色眼睛微微泛着红光,他想了想,但是什么都想不起来,脑海中除去服从ZERO的念头之外好像还有些什么,却都是雾里看花。不,事到如今还有什么会是比遵从ZERO的指令、与娜娜莉一同建设世界的明天更重要的呢。

他微微一笑,随手取下戒指,就好像某次随手搁置了一份情报一样。漫不经心。毫不在意。

“只是个普通的戒指。娜娜莉喜欢的话,就送给你吧。”

 

Fin.

评论(16)
热度(66)

© 风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