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大部分的烦恼,是来自于梦想另一种有可能的人生。” ​

【带卡】Bloody Life (一)

吸血鬼骑士paro,主带卡,副止鼬柱斑扉泉鸣佐

引子

如果当初你知道,他会如此痛不欲生,你还会选择用同样的方式救他吗?

 

章一·现在时

【旗木卡卡西·三十一岁】

黄昏时分,学园道上人头攒动,黑色制服的女孩们簇拥在道路两旁,虽拥挤却秩序井然。白发男人牵了八条模样迥异的狗,一身黑衣,白色臂章上绣着红色的玫瑰十字,拿了本封面明晃晃标着R18的小册子,懒洋洋地靠在一边的大树下,被面罩遮住的脸让人很想一探究竟。

哥特式的铁门缓缓拉开,女孩们开始兴奋,面色绯红,你推我搡,但没人敢踏出风纪委员划好的白线一步——毕竟听说平日里温和的旗木老师发起火来却是比那位大人还要可怕呢,那位大人好歹还有理事长能劝一劝……

白色制服的年轻人们沉默有序地走出大门,黑发黑眸,面容俊美。为首的青年短发微卷,彬彬有礼地谢过女孩递过来的情书,回头看见身后长发青年僵硬的表情,无奈地拉着人加快脚步,路过行道木时微笑着打招呼:“卡卡西前辈,早。”

虽然他们与他的年龄和身份并不可相提并论,但作为族长不在时统率家中小辈们的人,宇智波止水向来温文有礼。更何况在这个学园里,卡卡西确实算是他们的前辈。

“早,止水,鼬。”卡卡西从书里抬起眼睛,懒懒地道,又看见后面小跑着赶上哥哥们步伐的少年,于是颇有些遗憾,“啊,佐助,真不巧,鸣人今天感冒了,躺在校医室呢。不过他有让我替你问好哦。”卡卡西一边回想某个金毛小子打着喷嚏叫喊“可恶下次一定要跟佐助一决胜负”一边面不改色地撒谎——准确地说,他即使面上改色也没人能看见。

“切。不是说笨蛋都不会感冒吗……”佐助一顿,面无表情地嘀咕了一句,一副试图数清天边火烧云数量的模样。

简单问候之后,黑发的年轻人们往教室去了,黑衣的女孩子们也四散离去,卡卡西知道,每日一次的值日就算是结束了。傍晚日光温柔,逐渐趋于沉暗,卡卡西扫了两眼书上有些模糊的字迹,嘛,今天鸣人不在,工作量变成了往常的两倍,还是早些去巡逻吧。

 

木叶学园是一所哥特风建筑的私立寄宿高中,分日间部和夜间部,正如名字一样,日间部白天上课,夜间部夜里上课,两部不同的学生共用一间校舍,因此每天傍晚夜间部宿舍开门、日夜交替的时候就需要风纪委员维持秩序——人数是一方面原因,根本原因还是在于夜间部的学生,他们的样貌实在是好看得过分,因此总是有日间部的女孩子会守在月之舍门口围观。

而使木叶学园闻名学界的,也正是这些夜间部的年轻人。

夜间部的学生人数比起日间部来,几乎可以说是大海捞针。虽然少,但他们都是各族或高层的精英后辈,在学术上的造诣足以称得上天才两个字,不说其他,单单是研发出血液锭剂的【晓】组织,其幕后的掌控者宇智波斑的名号,就足以震慑各方。

木叶学园确实是闻名学界,但可不仅仅限于人类的学界。

还有吸血鬼的世界。

猎人协会前任会长千手柱间秉承着吸血鬼与人类和平共处的理念,开办了这所木叶学园,并担任了学园的理事长。吸血鬼与猎人千百年来一直争锋相对不死不休,一方的生存建立在伤害另一方的基础上,这几乎是无解的死题,千手柱间却认为两个种族是可以互相理解的,他相信可以寻找到能让两族相安无事的方法。为此他开设了夜间部,猎人这边因为千手一族保证人类安全,暂且同意了让吸血鬼进入校园,但令所有人都无比震惊的是,吸血鬼那边居然也拿出了同样的诚意。

卡卡西远远望着夜幕下灯火幽微的校舍。现在的他,已经可以感受到那片黑暗中传来的无形的压力了。他摘下左眼的眼罩,眼眸微红,甚至还可以看见窗前在讨论着什么的止水和鼬。

那容颜俊美的青年,白皙而精致的脸上,三勾玉的血色瞳孔缥缈着若有若无的光。

宇智波止水。宇智波鼬。

立于这暗夜巅峰的无冕王者,纯血种吸血鬼,宇智波一族。

统领吸血鬼世界的宇智波斑为什么会支持千手柱间,没人知道。但纯血种已然表明了态度和立场,至少表面上,在这所学园里,相安无事的局面确实是出现了,并且如愿地维持了下来。

他无声地笑起来,眉眼弯弯,手指无意识地抚上脖颈,在那里玫瑰十字的纹章呼应着他赤红的左眼,似乎要透出薄薄的衣料一般,暗紫的微光闪烁。纯血种吸血鬼是天生的王者,对于其他吸血鬼,尤其是Level E,有着与生俱来的压倒性的威势。甚至是人类,都会被纯血种的气息所震慑。

他想起十八年前那个咋咋呼呼没头没脑的少年。

呐,为什么你没有那样的威严呢,带土。

 

“可恶!小樱你不要拦着我,我今天一定要揍飞他!”

“鸣人你给我安静点!佐助君好心来探病,你居然这么不讲理。”

“那个混蛋居然给我带甜的味增拉面啊我说!QAQ”

“哼。白痴。”

卡卡西还在走廊上就听见了少年们和少女吵闹的声音。年轻真好啊,他想。推开校医室的门,三小只回过头来看见他,小樱立刻停止了揉搓鸣人脑袋的举动,笑靥如花:“卡卡西老师!”“卡卡西老师……”刚刚被女生暴揍的鸣人也露出一个傻乎乎的笑容。立在窗边的佐助没有说话,只向他点了点头。

“哟,很有精神嘛,”他懒洋洋地挥了挥手,“我在外面就听到了。”

鸣人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嘿嘿地笑着,小樱回头瞪了他一眼,佐助假装看窗外的风景。

卡卡西看了看空着的办公椅,以及旁边桌上写着野原琳名字的铭牌,心下了然,轻轻推开隔壁休息室的门。栗色头发的女人正戴着耳机,对屏幕上面目凶恶的男人们疯狂倾泄子弹。“哎呀!”视野灰了一瞬,有敌人绕到她的背后偷袭,她措手不及,挨了好几下,眼看就要扑街。卡卡西接过键盘,就地连续翻滚,往外面宽敞的地方跑。不再受伤之后屏幕上总算没有血了,他一边躲闪一边查看装备,转身利落地扔了一发榴弹。逃离危险之后他把键盘还给她,琳按了暂停,笑眯眯地回头:“卡卡西。”

“你总是害怕背后的敌人,下次我和你一起打。”

“好呀。”琳欢快地答应着,挪了椅子到另一边的桌旁。摊开一排寒光四溢的医疗器械,她收敛笑容,做出凶巴巴的样子,“过来,例行检查。”

“是——”他还是一副懒洋洋的模样,开始慢条斯理地脱衣服。

 

暗紫色的花纹几乎蔓延了半身,从左边侧颈处四下扩散,在男人白皙而肌理分明的身体上,和那些交错的伤疤一起构成了一幅触目惊心的画面。琳皱着眉头,仔细查看玫瑰十字封印的状况。卡卡西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十分乖巧。

野原琳,他在猎人协会的同期兼好友,从前跟他一样是风纪委员,如今担任了木叶学园的校医一职。琳不仅完美地继承了师母旋涡玖辛奈的封印术,还继承了她的脾气。虽然看起来温温柔柔,琳发起火来却不输当年绰号“红辣椒”的师母,卡卡西可不敢在检查的时候造次。

嗯,好像有人说过他生气的时候也十分可怕呢。

“封印扩散得比我想象中的还要严重。”检查完毕,琳沉着脸,翻看以往的诊断记录,陷入沉思。

“那个,我可以穿衣服了吗,有点冷……”

“穿穿穿。”思路被打断,琳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卡卡西总是这样,每次做检查都漫不经心没精打采,半睁着一只对自己的身体状况满不在乎的死鱼眼,让人又生气又心疼。劝说的话、警告的话早已说过很多遍,但他总是打着哈哈就糊弄过去,不接受她的建议,她也不知道他到底还能坚持多久——被纯血种咬过的人类,会堕落成Level E,变成丧失理智的疯狂吸血鬼,最终走向灭亡。十八年前卡卡西被纯血种咬了之后,就依靠血液锭剂,以及她的封印和治疗,硬生生撑到了现在。吸血鬼不吸血总归还是不行的,说到底,当年的事也是因她而起,他从来都知道的,如果他需要的话,她不会吝啬那一点血液。

“卡卡西,我……”

“琳。”仿佛知道她要说什么,卡卡西及时截断话头。休息室里短暂地沉默了一瞬。

“回见。”他又恢复了慵懒的模样,起身推门出去,“鸣人,退烧了吗?……”低沉的声音再度变得轻松。琳沉默地听着外面的对话,直到男人关上校医室的门离开。电脑上的游戏画面已经黑了下去,她却没有心情再继续。

无论是在谁的面前,你都总是微笑着。

好像当初那个锋芒毕露的少年早已死去。

 

卡卡西关上校医室的门。鸣人大呼小叫的身影跟记忆里的某个影子重合了。他们是那么的相似,却有着本质的不同。

一个是猎人,一个是纯血种。

由猎人担任学园的风纪委员,不仅是为了安全,也是为了保密。就连小樱都不知道,她身边的佐助君,可以转瞬之间、轻而易举地置她于死地。此外,有资格的猎人也会担任任课教师,比如他,偶尔也会兜里揣着小黄书给选修这门课的学生们讲解摄影技巧。

包括夜间部的吸血鬼学生。

暗暗闪烁的血色眼睛,嘴里露出狰狞的尖牙。吸血鬼是披着人皮的野兽。从前他一直都这样认为。因为父亲就是被那样的野兽撕碎的,就在他的眼前。

为什么吸血鬼要伤害人类呢?因为他们是无法抑制本能的可悲生物。

琳不希望他死,他明白,可是他始终无法接受她的治疗方案——他无法勉强自己咽下曾经的同类的血。或者说,他终究还是有且只有一颗人类的心。

琳说卡卡西,你应该向前看。

向前看,忘记他,然后继续自己的生活。

吸血鬼的死亡只是化作一抔沙,风一吹就消散,什么都不会留下。猎人是无法踏足宇智波族地的,他的墓碑对他来说是那么的遥不可及,连回忆和凭吊都无处安放。作为猎人,他没有权利,也没有资格,去为一个纯血种吸血鬼的死亡而悲伤。

Level E的诅咒,被吸血的渴望折磨,被封印的痛苦撕裂。大概这就是你留给我最后的东西了,带土。

十八年。六千多个日夜。

卡卡西走出校舍。午后阳光洒下林间,是支离破碎的暖橙色。他抬手挡了挡,竟然从深秋的日光里感受到了一丝灼热的触感。迟疑片刻,他沿着林荫缓缓迈步。嘛,值日的时间还早,还是先回去睡一觉吧。

TBC

决定采用懊悔复习法应对期末考试于是打开了word放飞自我(bushi)
圈 @波诺弗瓦太太  @来一只烤乳鸽 

评论(11)
热度(72)
  1. DENG-X-Y风纨 转载了此文字

© 风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