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大部分的烦恼,是来自于梦想另一种有可能的人生。” ​

【带卡】Bloody Life(二)

吸血鬼骑士paro,主带卡,副止鼬柱斑扉泉鸣佐

章二·过去时

【宇智波带土】

闹钟在墙角的垃圾桶里锲而不舍地响了第三遍,卧室门被人粗暴地推开,男人不顾身边人的劝阻,拉开厚重的窗帘,将缩在被子里裹成蚕蛹的少年拎起来:“贤二,你是不是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

“斑,小孩子嘛,赖床也是常见的……”千手理事长笑眯眯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他在宇智波斑的死亡凝视下蹲于墙角开始散发黑气。

仆人对族长拖着一大一小下楼的姿态习以为常,处变不惊,熟练地为自家族长呈上正餐,在打着哈欠揉眼睛的带土面前加了杯热牛奶,给理事长端上和式早点,并在心里疑惑这是木叶学园的理事长第几次赖在宇智波家蹭饭后安静退下。

窗外夕阳坠坠,宇智波斑晃了晃玻璃杯里红色的液体,开口:“带土。”

“一绝不和猎人打架,二绝不在校舍里进食,三绝不好好上课……哦不是是逃课,我都记住了!”黑发小少年咕嘟咕嘟喝掉牛奶再喝掉正餐,雪白餐巾在嘴上囫囵两下,被染成浅浅的红色。他挺直脊背,双手放在膝盖上,露出一个宇智波带土式的可爱笑容:“放心吧老混……老祖宗!”

“带土是个好孩子。”千手·蹭饭·柱间在一旁微(傻)笑着点头。

“今天是你去学园第一天,记住,不要给我惹事。但是,也绝不允许有人冒犯宇智波,明白吗?”宇智波斑顿了顿,艰难地补充了一句,“我不常在学园,有事找柱间。”

带土点头如捣蒜。

“斑真是个温柔的人呐。”千手·蹭饭·柱间在一旁微(傻)笑着点头。

 

带土背着书包,乖巧地由千手柱间牵着手,在宇智波大宅门口跟宇智波斑告别。或者说,是某位浑身散发傻气的千手理事长单方面对黑长炸的宇智波老混蛋恋恋不舍。宇智波带土在内心疯狂吐槽。

当然,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当着宇智波斑的面说出来。

千手柱间办了所人类和吸血鬼一起上课的学园,消息传来时他正在老混蛋的监督下完成每日一喝热牛奶的任务,顿时一口奶呛在喉咙里差点背过气去,然后收获了宇智波斑“这都能呛着,难怪长不高”的嘲讽。

千手柱间不是傻了吧?把狼和兔子放在一个笼子里真的没关系吗?

传信的使者恭敬地请示斑的回复,斑血红的眼扫过来,带土连忙灌掉牛奶扔下杯子往楼上跑,刚踏一级台阶,就听见斑漫不经心地说:“告诉柱间,宇智波会加入学园,新学期带土就交给他了。”

带土脚下一软。

然而没有哪个宇智波可以反抗老混蛋的命令,更何况是斑把孤苦无依的他接到手下管教,要是没有斑,那个时候年幼的他早已在猎人手下变成细沙了。为了这份感恩的心,带土告诫自己大丈夫能屈能伸,反正夜间部也不怎么跟人类碰面,忍一忍就过去了。

忍一忍,不能因为自己的缘故破坏了吸血鬼和猎人的和平。虽然于他来说,猎人身上背负杀害他双亲的仇,可是斑也失去了他唯一的弟弟,斑能放下仇恨,他宇智波带土才不会输给那个整天冷嘲热讽的老混蛋。

对于吸血鬼来说,时间没有意义。人类的脆弱生命终究会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消亡,不必理会。宇智波带土坐在黑色轿车的后座上,盯着开车的千手柱间的后脑勺,撇了撇嘴。斑让他去学园好好学习一下,努把力从贤二升到贤六,然而带土很怀疑,看起来比他更贤二的那个千手柱间手下的学园,真的能达成斑的目的吗……

不对,他才没有贤二!他至少贤四!不……贤十?

宇智波带土坐在后座上,陷入了愤怒的思考。千手柱间笑眯眯地看了一眼后视镜,嗯,带土一直安安静静的,也没有斑说的那么调皮呀。

 

“糟糕糟糕糟糕!要迟到了!”夜间部大门缓缓合上时,宇智波带土终于大呼小叫地冲了出来。没有斑的强制起床,闹钟吵翻天也叫不醒他,最后还是一同进入学园的宇智波狂敲宿舍门将他从床上掀起来的。宇智波带土一阵手忙脚乱,好歹赶上了月之舍关门的前一刻。守门老人对带土每天打仗似的上学情景已经见怪不怪,眯缝着双眼,慢悠悠地叮嘱了一句注意安全,话音未落,带土就一阵风般从他面前刮过了。

他撒腿狂奔。月之舍通往校舍的学园道就这一条,倒不担心迷路。然而跑得太急,等他发现前方有人时已经收不住劲,只得一边大喊“啊啊啊啊啊快让开啊啊啊啊”一边与对方摔作一团。

有女孩子小小地惊叫了一声,喊了一个名字。带土睁开眼睛,金发的年轻男人向他伸手,笑容柔和而担忧,温言道:“没事吧?快起来。”说着扶了他的胳膊。他正疑惑怎么没摔疼的时候,身下响起了一道稚嫩的少年音,语气却硬邦邦的,丝毫没有音色那样柔软:“好重,给我起开。”

带土吓了一跳,连忙让开。面前三人都是人类,一大二小,被他撞倒的是个看起来与他外表年纪相仿的少年,一身日间部的黑衣,袖上挂着风纪委员的臂章,灰白的发,皮肤是雪色的,一副口罩遮了大半张脸。他漆黑的一双眼珠看向带土,扫过他身上的夜间部制服,细眉皱了一折就很快舒展,冷哼一声:“纯血种的眼神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差了,前面有人也看不见吗?”

他身旁的女孩子剪着短发,温温柔柔的模样,看衣着也是风纪委员,想劝些什么又很犹疑,只担忧地小声道:“卡卡西……”

原来她刚刚喊的是卡卡西,这家伙叫卡卡西吗?这么小就当风纪委员了啊……女孩冲他略微颔首,友善地笑了笑,带土只看见白发少年轻蔑而挑衅的眼神,一时怔忡,道歉的话在嘴边绕了个弯,竟说不出口了。

“问你呢。”愣神间,卡卡西不耐烦地啧了一声,态度更加不善。女孩轻轻扯了扯他的袖子,卡卡西没有理会,仍旧瞪着带土。带土不禁开始怀疑自己是否从前惹过他,这样一副吃人的眼神是为什么啊?虽然从种族上来说应该是他吃人才对……

空气里满是难言的对峙。沉默稍许,带土瘪了瘪嘴,别扭地开口:“对、对不起……”他撞人在先,还是得道歉才对。但是这家伙的态度真的好可恶啊!

卡卡西双眼微微睁大,似乎有些意外。他瞥了带土一眼,黑玉般的眼珠转了转,“哼。”仍是一声冷嘲,少年一撇脸,还想说什么,金发男人及时打断了他,温柔地向带土道:“你上课快迟到了吧,快去教室吧。”

“水门老师……”卡卡西微弱地抗议了一声便不再言语,扔给带土一个堪称凶恶的眼神。带土一头雾水,然而赶着上课,只得按下心头的无名火。趁着还未跑远,带土回头冲白发少年比划了个鬼脸,意料之中的看见他似乎被气到般瞪大了眼睛,带土的心情瞬间好了不少。

 

一次新开的选修课,照例偷睡的带土缩在宽大的课桌底下,正做着拳打老混蛋脚踢理事长的美梦,枕在脑袋底下的凳子冷不防被人抽掉了。他结结实实摔了一跤,陡然惊醒,惊弓之鸟般蹿起来,惊慌之下连写轮眼都瞪了出来,抬头却对上了白发少年戏谑的眼神。

讲台上的金发老师刚在黑板上写下波风水门几个字,转身看见他俩,笑容不减,只是略有些惊讶:“卡卡西,你怎么在这里?啊,带土,原来你选了我的课呀。”

卡卡西半睁不闭着一双黑眼睛,带着口罩,左肩一圈白底红纹的风纪委员臂章,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平板地陈述:“刚刚巡逻看见有人上课睡觉,还以为是谁,原来是你这个吊车尾。”

“什……你说什么!”外表还是个少年的带土心性也如同少年,好胜心很容易就被挑了起来。他想起临走前老混蛋的嘱咐,绝不允许有人冒犯宇智波,眼前这个可恶的人类小子居然敢挑衅纯血种,上次他有错在先就算了,他宽容大度不计较,这次一定要给卡卡西一点颜色看看。

然而他忘了,他也信誓旦旦保证过,绝不与猎人打架。

带土只顾着与卡卡西进行无声的眼神厮杀,心下震惊,这家伙居然不怕宇智波的写轮眼。他正要上手时,笑容温柔的水门老师闪身一边一个揉了揉少年们的脑袋:“既然来了,带土就好好听课喔。卡卡西你也继续巡逻吧。”带土看着他和煦的笑容,心头不知为何颤了颤,鬼使神差地乖乖坐下。卡卡西眨了眨眼睛,不着痕迹地瞪了带土一眼,也闪身走了。

这梁子就算是结下了。

宇智波带土和旗木卡卡西的针锋相对在整个学园里渐渐出了名。一个是由宇智波斑亲自做监护人的纯血种,一个是出身猎人家族的猎人协会精英天才,带土想都不用想也知道那些猎人在私底下会说什么,无非是他成绩一塌糊涂,体术也糟糕透顶,全身上下唯一的闪光点大概就只剩纯血种的写轮眼血统优势了。偏偏卡卡西不知为何,仿佛跟他杠上了一般,每每带土的考试,卡卡西总凭借自己风纪委员的特殊身份横插一脚,要么名义上帮着监考实则死盯带土一人,要么亲自下场也拿一张试卷来做。

可惜无论是理论,还是实战,天生体力占优的吸血鬼、而且还是骄傲的纯血种的宇智波带土,从来都没有胜过旗木卡卡西。白发少年的那双眼看人从来都平平淡淡,只有当其中映入带土的时候,眼神才难得地犀利而认真起来。仿佛是以目光为笔,一抹一划细细描摹他的一举一动。

带土直觉卡卡西从前一定经历过与吸血鬼、甚至是纯血种相关的什么事件,才会让他如此一副视自己为死敌的模样。风纪委员是日间部中唯一能接触夜间部学生的人选,自然也成了夜间部学生唯一能接触到的日间部人员。带土决定从那日他遇见的、与卡卡西在一起的短发女孩入手,查一查卡卡西这奇怪的态度背后的原因。

野原琳有一头漂亮的栗色短发,她对卡卡西的任性行为总是摇头叹气,然后还是任劳任怨地担负起两人份的巡逻任务。带土趁课间偷偷溜出去,向她询问,琳却低垂了眼帘,沉默地摇了摇头。银月斜斜坠在夜空一角,深冬的夜风凉意沁人,带土坐在屋檐上,晃荡着双腿。他抓了抓脑袋,一面担心老师发现自己翘课,一面忍不住开始思索起卡卡西的事情来。

于是他早就忘记了自己还保证过绝不逃课。

夜深露重,薄薄的雾轻纱般笼了下来,月色朦胧。

即使带土有宇智波斑做监护人,不少从前不知其底细的宇智波如今身在学园,也渐渐开始对他肆无忌惮起来。纯血种内部的权力斗争从来没有停止过,斑大人亲自培养的人眼见资质并不好,如果自己努力一些,能取而代之也说不定。抱有这样想法的人不在少数。

卡卡西虽然很讨厌,但是有这样一个优秀的对手,好像……也不错嘛。

 

放春假时,斑诧异地发现带土比去学园之前勤奋了许多,喝牛奶也不闹腾,连往常磨磨蹭蹭的起床都彻底改正了。他倚在餐桌边,支着下巴,看带土安静地吃了饭上楼学习,用手里的筷子捅了捅一旁日常蹭饭的某位理事长:“柱间,这小子变化挺大啊,看来送他去学园是个正确的决定。”

“带土是个好孩子呀。”千手·蹭饭·柱间在一旁微(傻)笑着点头,顺便吃掉了斑筷上夹着的豆皮寿司。

一声中气十足如雷贯耳的“ハ——シ——ラ——マ”从楼下传来,带土对此,就如同从前仆人对族长拖着一大一小下楼的姿态习以为常一般,面不改色,熟练地锁上门关好了窗户。

大纲一时爽,填坑火葬场(bushi)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吸血鬼也要喝牛奶增高_(:з」∠)_

评论(1)
热度(34)

© 风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