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大部分的烦恼,是来自于梦想另一种有可能的人生。” ​

【带卡】Bloody Life(三)

吸血鬼骑士paro,主带卡,副止鼬柱斑扉泉鸣佐

章三·过去时

【旗木卡卡西·十三岁】

黄昏时分,学园道上人头攒动,黑色制服的女孩们簇拥在道路两旁,卡卡西和琳艰难地维护着秩序。木叶学园开办的第三年,夜间部来了一批样貌格外出众的新生,每天傍晚的值日任务就因此而挑战性直线上升。对于十三岁的少年天才而言,比起纯血种吸血鬼,青春期少女的热情才是世界上最难招架的东西。

“卡卡西前辈。”卷发的小少年微笑着向他问好,身旁扎着小辫子的男孩也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带土这时才慌慌忙忙从月之舍跑出来,迎面对上卡卡西,哼了一声,冲他比了个幼稚的鬼脸。卡卡西看看宇智波止水、宇智波鼬彬彬有礼的言行举止,再看看带土那迥然不同的画风,不禁开始思考纯血种基因突变的可能性。

“小叔叔,早啊。”止水的话伴随着铁门关上的一声清响,带土哽了哽,面上一红,生硬道:“早。”卡卡西适时地发出一声嘲讽的冷笑,补上最后一刀。

可恶!要不是他因为昨天筹谋新学期战胜卡卡西的一百零八种方法,太兴奋了以至于快中午了才睡着,今天才不会起晚呢!卡卡西尽管嘲笑他好了,这学期他一定会让他知道自己的厉害!带土在内心疯狂倾倒黑泥。

止水和鼬已经走出很远了,遥遥向他招手:“小叔叔,上课要迟到了——”

“快去吧吊车尾,可别新学期第一堂课就迟到啊……”尾音戏谑地拐了个弯,卡卡西成功地看见带土气呼呼地鼓起了脸颊,嗯,没有像最开始那样一生气就瞪写轮眼,看来还是有进步嘛。白发少年藏在口罩后的嘴角悄悄地弯起。琳递给带土一盒红豆糕做新学期的见面礼,又瞅瞅两人,笑眯眯地道:“带土和卡卡西的关系真好呀。”

“谁和他关系好了!”意料之中的异口同声。

 

巡逻结束,回到宿舍时夜色已深,卡卡西脱掉外套挂在墙上,将臂章取下来折好,揭开口罩。整洁的书桌上放着笔筒和课本,还有琳的开学礼物,秋刀鱼罐头。他坐下拉开抽屉,取出掩藏在一摞《亲热天堂》底下的日记本。旗木卡卡西几个字安静地躺在牛皮纸封面一角,工工整整。

旗木家是猎人世家,然而早年猎人与吸血鬼斗争惨烈,死伤众多,在卡卡西的印象中,姓旗木的亲人唯有父母二人而已。母亲身体不好,去世得早,在他脑中只留下了一个温柔模糊的剪影,他相依为命的父亲聪明而矫健,是猎人中的佼佼者,被誉为“白牙”。卡卡西至今仍能记起雨后的旗木祖宅里,庭院冷清,父亲教他简单的体术,练习完毕,大手揉上他的发顶,暖彻心扉。

午夜梦回总是这样温馨的日常情景,与鲜血淋漓的月夜混杂在一起,纠缠紧他脆弱的内心,在噩梦的深渊沉坠。

憎恨白牙的吸血鬼从来都只多不少。七岁生日那天,卡卡西满心欢喜地在街角等着父亲买蛋糕回来。暮色四合,危险也悄然逼近。或许是因为年幼,又受到了重大的打击,那之后他的记忆是混乱的,只记得血红的眼睛和尖利的獠牙,父亲飞扬的白发,刀刃寒光乍现。他被推到一旁,温热的血溅了满脸。

从那以后,吸血鬼这个名词就和浓重的血腥、刻骨的仇恨联系在了一起。空旷的旗木大宅只剩他一人,寂得可怕,静得刺心。在猎人协会前任会长千手柱间的介绍下,他被交由波风夫妇照顾。水门老师温柔可亲,玖辛奈师母虽然有时暴躁了些但也待他很好。他又拥有了亲人,姓波风的亲人。

只是最深刻的伤痛,再多的劝解也无法治愈。有些温暖,终究不可替代。

卡卡西翻开日记本,一页一页看过去。他有个习惯,在写新的日记之前,总要看看以前的记录,仿佛确认着什么一般,一遍一遍,将记忆镌刻在脑海。他无法原谅吸血鬼。木叶学园开办的消息传来时,他正在吃晚餐,玖辛奈激动的一声“柱间前会长要建立一个吸血鬼和人类和平共处的学园呀我说”,惊得他捏断了木筷。

可是他也无法不承认,和平确实是迫在眉睫的问题。

水门老师温和地告诉他,他提议由他担任学园的风纪委员时,卡卡西沉默了片刻,没有拒绝。从那之后卡卡西开始在学园里带着口罩。因为厌恶吸血鬼,不想跟吸血鬼呼吸同样的空气。他知道水门老师希望他在接触吸血鬼之后能有所改变,可是……

日记到了中间的页数停止了。今天的还没有写,卡卡西握着笔,思忖。昨天的字句结束在“宇智波带土又犯蠢了”上,他看了半晌,笔尖划下一点。

某个又贤二又耿直又热血没头脑家伙,好像真的……很不一样。

 

宇智波带土昨天、今天、明天,直到永远都是个笨蛋。少年这样写道。

 

“咦咦咦???!!!”带土大惊失色,不小心咬断的半块红豆糕自由落体,与世长辞。

好在我带了新做的来,琳心想。而带土一副吓懵的表情,抓住波风水门的袖子,上下左右摇晃:“老师,我为什么要跟卡卡西一起训练啊???!!!”

“琳家里需要她回去一段时间,卡卡西的训练搭档空缺了,同期猎人都不在学园,他跟我说希望和你一起训练呢。”水门笑眯眯地说,柔和的声音落在带土耳中犹如晴天霹雳。

——卡卡西一定有什么阴谋!一定!

“虽然从前没有这样的先例,但是理事长说这是增进猎人和吸血鬼交流的机会,非常高兴地同意了,特别准许你每天提前出月之舍呢。”水门继续补刀,没有意识到自己给前会长狠拉了一波仇恨。

——我就知道千手柱间跟老混蛋是一伙的!

带土愤怒地咀嚼嘴里的红豆糕。琳看他快吃完了,及时拿出新做的来:“带土,我不在学园的时候,你和卡卡西要好好相处哦。”

还是琳最好了!笨蛋卡卡西只会嘲讽他!带土愤怒而感动地继续吃红豆糕。

这是宇智波带土就读木叶学园的第三年。家里年纪合适的小侄子也被斑丢来了学园,于是带土终于有了除卡卡西和琳以外能说上话的人。如前所言,一开始处处表现差劲的他并不为其他宇智波重视,哪怕后来他也在与卡卡西的长期斗争中渐渐成长,然而偏见这种东西,其实是一种先入为主的行为倾向,一旦形成便很难改变。他也不屑与那些口是心非的人来往,长此以来,真正算作朋友的人也只卡卡西和琳二人。

因为宇智波斑的开放式教育,和千手柱间这个实例的存在,除开那被他埋藏在心里的一丝怨恨,带土对于猎人的看法并不像其他族人那样偏激。说到底,卡卡西虽然是猎人,但总归不是那些杀死他父母的猎人。他宇智波带土向来爱憎分明。

按照带土的思维,他与卡卡西属于不打不相识。卡卡西总是捉弄他,他也忍不住要去挑衅卡卡西,针锋相对到了后来,仿佛已经成为一种默契。

可这究竟属于什么状况,带土不太明白。

“想想老祖宗和理事长。”早熟的小侄子宇智波鼬路过,轻飘飘丢下一句话。

 

琳并没有离开太久,她回到学园时,恰逢带土和卡卡西每日训练的时间。

傍晚,月之舍开门的半个小时前。木叶学园的绿化做得十分出色,人迹罕至的茂密树林中修建了不少训练场,只有猎人和夜间部学生会使用这里。琳轻车熟路来到第三训练场。黄昏,日色将散未散,白发少年的动作一气呵成,招招狠厉,短刀荡出银光,划破凄冽的影,仿佛寂夜中踽踽的孤狼。带土比起刚进入学园时进步了不少,一招一式熟烂于心,格挡之间绰绰有余,还能抽空用写轮眼释放一两个小幻术,虽然并不怎么起作用。琳从家里带了红豆糕和秋刀鱼罐头,她坐在场边的长椅上,双手托腮静静观看两人的对战。

带土老远就闻到了红豆糕的香气,略微走神,被卡卡西抓住一个空档,腹部挨了一肘,刀刃擦过耳尖,几丝断发悠悠飘落。

“你又输了,吊车尾。”卡卡西收刀入鞘,尾音不易察觉地上扬了一分。

“那……那是因为你有武器,我赤手空拳!”带土死鸭子嘴硬。被零食的香气吸引这种事好丢脸,他才不会说呢。

“我用刀,可你也用了写轮眼,”卡卡西漫不经心地道,“吸血鬼本就体力占优,宇智波一族更是个个精英,就算不依靠写轮眼,也不会仅仅这种程度吧。”

带土一时语塞,噎了半晌,不服气地说:“说我依靠写轮眼,我看你才是依靠那把刀吧,一直都带着它,明明已经那么破旧了……”卡卡西随身携带的短刀他早就注意到了,刃上还是吹毛断发削铁如泥,刀柄和刀鞘却伤痕累累,留下了经年岁月饱历风霜的证明。卡卡西很爱惜这把短刀,带土是知道的,他不过随口一说,就像往常两人的斗嘴一样。然而话音未落,卡卡西的眼神却陡然改变。

细眉紧皱,漆黑的眼珠一转不转瞪着他,白发少年又回到了与带土最初相遇的那一面。不,更甚于此,那双眼睛里没有轻蔑和挑衅,有的只是旧日伤疤被突然揭开的愤恨,和鲜血淋漓的憎厌,带土甚至从他的眼睛里看见了即将燃烧的熊熊怒火。

琳敏锐地发现两人气氛不对,连忙跑过来:“卡卡西,带土——”她藏起担忧,笑着对两人说:“我带了你们喜欢吃的东西哦。”

卡卡西垂下了眼帘,再抬起时又恢复了平静,接过琳的小礼物,道了谢,直视带土:“有些事你不明白就不要置喙。”尾音闷闷地坠下来,砸进带土耳里。卡卡西不再看他,转身离开,“琳,走了,快到值日的时间了。”琳将红豆糕塞给带土,轻轻摇了摇头,冲他比了个口型“水门老师”,转身追上卡卡西的脚步。

夕阳将将沉及地平线,带土呆呆地望着卡卡西和琳的背影,莫名的恼怒和愧疚一齐涌上脑海,“什么啊……”他郁闷地踢了一脚路上的小石子。卡卡西那家伙……到底怎么了?

 

卡卡西虽然由波风夫妇监护,但上学期间他还是住在学生宿舍。带土拿着水门老师给他的门牌号,迷茫地在男生宿舍里寻找卡卡西的寝室。时值接近午夜,这个时候卡卡西应该刚巡逻完毕回到住处,带土站在走廊拐角的单人间门前,回想着水门老师告诉他的话,心内忐忑,一边敲门一边不安。吸血鬼五官灵敏,他听见了椅子挪动的声音,轻巧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直到门锁咔嗒一声响。

“卡卡……西?”带土愣住了。眼前的少年摘下了白日里遮挡大半张脸的口罩,雪一般的皮肤,唇色淡淡的,一颗小痣点在唇边,仿佛宣纸上跃然的一滴墨迹。

卡卡西也愣住了,没想到这个时间出现在日间部男生宿舍的居然是宇智波带土。他很快反应过来,抬手就要关门,带土连忙死死撑住,一紧张,结结巴巴语无伦次起来:“那……对、对不起卡卡西,我不是……我不知道那是你父亲的遗物……我问了水门老师,对不起,我……”

卡卡西的动作僵硬了。

“我也知道你为什么讨厌我了,因为我是吸血鬼,”带土深吸一口气,心一横,干脆把话全说了出来,“我知道猎人和吸血鬼是死敌……你的父亲是被吸血鬼害死的,我的父母是被猎人杀死的,本来我也讨厌猎人,但是……但是你不一样……我觉得理事长的想法虽然看起来可笑,可也在这个学园里实现了,我慢慢地也开始想要人类和吸血鬼可以相安无事……我、我其实是把你当……我……那个总之今天对不起啦……”带土越说越委屈,撇撇嘴,小心翼翼地观察卡卡西的脸色。

白发少年沉默地看着他。带土忐忑不安,犹如热锅上的蚂蚁,手指胡乱绞起了衣角。

“笨蛋,声音太大了。”卡卡西看着面前耿直又傻气的纯血种,若有若无地勾起了唇。

他真的很不一样。对他来说,他也是这般。最初因为那一声道歉,他开始注意到他。作为猎人,卡卡西见过太多的吸血鬼,也杀死过很多吸血鬼,吸血鬼是披着人皮的野兽,是无法抑制本能的可悲生物,夺人性命,残忍冷酷,他想即使他进入了学园,大概也会永远憎恨着这个种族。

可是带土不一样。贤二,耿直,热血,没头脑,简直是骄傲的纯血种宇智波中的一股清流,画风奇特。看得久了,捉弄他就变成了习惯,每一次成功招惹到带土鼓成气球,不知为何,他心里很有些高兴。

好像终于在父亲死亡的阴影中看见了一丝光明。原来……世上也是有这样咋咋呼呼正直可爱的吸血鬼存在的。

宇智波带土昨天、今天、明天,直到永远都是个笨蛋。少年在心里说。

日常害怕OOC

评论(7)
热度(37)

© 风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