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大部分的烦恼,是来自于梦想另一种有可能的人生。” ​

【带卡】Bloody Life(六)

吸血鬼骑士paro,主带卡,副止鼬柱斑扉泉鸣佐

  • 私设轮回眼可以解轮回眼以下的所有写轮眼的术

  • 有暴力魔改伊邪那岐百科

  • 纲手侄女身份注意

  • 突然发现我写的年龄线似乎……


章六·过去时

【旗木卡卡西·十三岁】

伊邪那岐,只需要极短的时间,就能将施术者包括死亡在内的一切不利因素瞬间转化为梦境,而且能将自身的攻击等一切有利因素转化为现实,是能够自由控制现实和梦境的界限、向自己施放的终极幻术。

代价就是施术的那只写轮眼会永久失明。

卡卡西以前从未听说过纯血种宇智波的这一禁术。理事长办公室里,当宇智波鼬带着失踪四月余的宇智波止水出现时,在场的所有猎人都震惊了。有些是惊喜,有些是惊讶,还有些二者兼之。但显然协会长老团四位成员的情绪不属于以上任何一种。转寝小春和水户门炎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额上隐约有冷汗沁出。猿飞日斩取下烟斗,长长地叹了口气。志村团藏仍旧面无表情,无动于衷。

卡卡西诧异地发现,止水的右眼眶空空荡荡,而仅剩的左眼颜色灰白,黯淡无神。就好像那天夜里他所见的猎人使用的写轮眼一样。这就是伊邪那岐的副作用吗……

“止水的万花筒写轮眼可以释放名为别天神的幻术。”宇智波斑坐在沙发上,顺手扯了某位理事长一绺柔顺的长发捏在指间揉搓,他心情愉快的时候总是如此。千手柱间看着宇智波斑,满脸傻呵呵的笑容。

“别天神可以在不被察觉的情况下直接入侵对方的大脑,修改对方的意志。但很不巧的是,在写轮眼的极致——轮回眼——面前,任何幻术都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的把戏。”宇智波斑轻轻冷笑一声,眼里的三勾玉开始旋转,从万花筒的花纹过渡成瑰丽的紫色环路。

“真漂亮的眼睛啊,斑!”这是乐呵呵的千手·世界第一斑吹·柱间。

一旁的四位协会长老只觉得毛骨悚然,如坠冰窟,在那双冷漠的紫色眼眸里他们仿若蝼蚁般渺小。“先是袭击止水,夺走他的写轮眼,再用别天神操控那个叫野原琳的小丫头,让她去女生宿舍杀人再自杀——毕竟风纪委员要进入日间部宿舍只是小事一桩,同为女性更是大为方便——并留下证据污蔑宇智波,为此还以加强学园安保的名义安排人手潜入。

“只是意外的是旗木卡卡西那天居然会去野原琳的巡逻区域,而且止水也没有如你亲眼所见的那样死亡——不,止水确实’死亡’了,只可惜那是他用左眼施加的幻术——对吧,志村团藏?”

随着宇智波斑说完最后一个字,背上绣着火焰团扇、腰别长刀的黑影们无声地出现在理事长办公室,围困住长老团的四位成员。数十双赤红的写轮眼睁开,室内的气氛一刹那紧张到了极点。“宇智波斑!这只是你的一面之词!”水户门炎忍不住出言辩解,“柱间大人,所有的证据都是宇智波单方面提出的,不可信……”

“掳走野原琳的猎人,确实是使用了协会内部的信号弹中和剂,对吧?”宇智波族长已经与长老团撕破了脸,波风水门也不再对他们客气,出言打断,“我想不出卡卡西作为协会的精英、值得朔茂前辈骄傲的孩子,会有什么为吸血鬼做假证的理由。”

接下来转寝小春又说了些什么,波风水门是如何指出她的漏洞,理事长最终决定对长老团怎样处置,卡卡西都没有再听进去了。他看着一脸担忧的鼬和微笑着安慰鼬的止水,手无意识地抚上了侧颈。

真相大白了。带土。

 

因为轮回眼强大力量的冲击,琳三天后才醒过来。这三天里,一切都尘埃落定。木叶学园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吸血鬼和猎人的关系也不复剑拔弩张。该杀的杀,该救的救,除了已经逝去的生命。

那夜日间部女生宿舍的突发状况早已全部处理妥当,无人伤亡——千手柱间救治了学生,宇智波斑用写轮眼的幻术将所有人的记忆抹去。第二日,猎人协会的长老团解散了,除志村团藏外的三人保住了闲职,不过再无分毫权力。毕竟猎人中力量强大又长寿的氏族,也就只有千手一族和他们的远亲旋涡一族,扉间会长念在师徒情谊,给他的三个知情不报的学生留了最后一点颐养天年的余地。

志村团藏的【根】全灭。千手扉间从来都不知道,他的一些研究成果竟被人窃取,并运用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方——【根】的核心成员都移植了写轮眼,那些在昔年千手与宇智波争斗得你死我活的时候,从战场上侥幸得来的写轮眼。

人类与吸血鬼的融合,这样前所未闻、匪夷所思又绝不可能的产物,竟然真的成为了现实。“你教出来的好学生。”宇智波斑冷笑,轮回眼剜过千手扉间的脸,又转头对千手柱间说了一句,“你带出来的好弟弟。”

“斑你别生气……唉,扉间呀,你研究生命科学没关系,我不是叫你把科研成果好好锁起来嘛……”

“闭嘴!”收获了双重打击的理事长日常蹲在墙角散发黑气。

止水的双眼重获了光明。被志村团藏夺走的别天神右眼物归原主,使用伊邪那岐而失明的左眼移植了从【根】里收缴来的写轮眼。“写轮眼要左右齐备才能发挥真正的力量,难得的别天神就这样损伤了,止水,你以后……”鼬在一旁看着止水拆纱布,暗暗紧张。

“没关系的,小鼬。”止水睁开新生的双眼,笑意盈盈,伸手准确无误地撩住了鼬扎在脑后的辫子,往上抛了抛,“我对自己的实力可是很有信心的,小鼬也多相信我一些呀……而且,我眼里的小鼬还是那么可爱。”

琳醒来的时候天色将晚,正是卡卡西每天去看望她的时间。得知一切之后少女沉默了一瞬,再抬起脸时是与往常无二的笑容,故作轻快地问起了卡卡西近来的状况:“我又落下了不少课程了,得麻烦你借借笔记啦……还有……那个,卡卡西你喜欢小狗吗?我家里的拉布拉多快做妈妈了,到时候……”

“琳。”

夕阳的光落进窗户,落在少年波澜不惊的眼睛里,犹如静湖,落在少女波光粼粼的双眸里,宛若含泪。卡卡西打断了她颤抖的声音,掰开她紧攥着被面的手,抚平那些皱褶。

“想哭就哭出来吧。”

他尽量温柔地拥抱她。琳把脸埋在他左肩上。那些滚烫的泪水无声地浸湿了衣服,透过布料落在封印上,渗入皮肤。他又感觉到了仿佛能灼烧进灵魂的热度。那样炽烈。撕心裂肺。奇怪的是自己却没有一滴眼泪,好像她把他的份一起哭尽了似的。胸腔里跳动着的那颗脏器,是心脏么?为什么明明痛彻心扉,却没有一丝裂痕?

变为吸血鬼后,心是不是也会变得更加坚强呢?

至少,我们中还有你可以痛痛快快地流泪,琳。

 

又一次值日时,卡卡西向回到学园的止水询问他遇袭的具体情况。

“我当时被偷袭,措手不及,失去了右眼后立刻用了幻术,让团藏’看见’我毁了自己的另外一只眼睛,然后跳下悬崖。”止水回忆道,“为了行踪上不露端倪,我也确实真的跳下去了,毕竟当时已经受了重伤,又无路可走。随后我发动了伊邪那岐。终极幻术也无法制造会产生悖论的结果,已经失去的右眼在团藏手里,无法复原,于是我终于恢复后,因为双目失明,花了一段时间才找到宇智波家的接头点。这时已经过去四个月了。”一旁的鼬因为止水的叙述再次揪心起来,眉头微蹙,止水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肩。

“袭击你的猎人具体用的是什么武器?”卡卡西问。

止水思考了一下,“黑色的……是的,纯黑色的飞镖,用钢丝相连。被伤到的地方无法恢复和再生,即使我是纯血种。不过,万幸的是没有伤到我的要害。”

纯黑色……猎人始祖的武器!可是没有伤及要害……微弱的希望火苗刹那间燃起又熄灭。他握紧了拳头,然后松开,平静地与两名纯血种道别。

“卡卡西前辈。”离开的时候鼬顿了顿,“虽然这样说很残忍,可是我认为,给予人虚假的期盼更加残忍,”外表只有十来岁的吸血鬼斟酌了一下用词,“我们……宇智波家的所有纯血种,在那以后,都没有再感受到过他的气息。”

空气里静默了片刻。卡卡西回头,对他露出一个轻松的微笑:“谢谢你,鼬。你果然如他所说,是个早熟的人啊。”

早熟又聪明。看穿了他隐藏的希冀和担忧,及时扼杀所有饮鸩止渴的可能性。

 

【旗木卡卡西·十八岁】

产房外,波风水门焦急地走来走去,千手柱间爽朗地笑着,拍了两下这个他颇为欣赏的后辈,差点把这位紧张过头的准爸爸按进地板里:“哈哈哈!水门,放心,我侄女的医术是得到了扉间的肯定的,再说玖辛奈身体那么结实,一定没问题。你都是做协会长的人了,沉稳一点!”

“可是……我想到玖辛奈那么痛我就……”伴随着金发青年的话,手术室里传出了女人愤怒的喊叫:“啊啊啊啊痛死了啊我说!!!!!!臭小子快给我滚出来!!!!”

“玖辛奈!”波风水门趴在门上,试图透过厚厚的门板看见妻子的情况,然而遗憾的是他并没有透视眼一类的能力。

卡卡西站在远远的走廊尽头,琳在他身旁,看着自家老师孩子般的举动,她忍不住笑了:“水门老师和玖辛奈师母感情真好。”

消毒水的气味很重,不过拜吸血鬼敏锐的感官所赐,他还是捕捉到了那一丝及其微弱的血气。来之前他服用了血液锭剂,一种用人造血制成的血液替代品,可以暂时缓解饥渴。琳给他加强了封印,还带上了与之相对应的手链——如果他有任何危险的举动,手链与封印呼应会瞬间让他失去行动能力。

但他还是站在了走廊的另一头。远远看着焦虑不已的水门老师,偶尔听见产房里传出的师母的怒吼,卡卡西不禁有些同情那个即将诞生的小生命。

新的生命诞生,总是伴随着血和汗,还有眼泪。

时针悄无声息地转过一圈,又转过一圈。产房外的众人从早等到晚,一直等到饥肠辘辘的时候,门终于开了,千手纲手抱着一个小小的襁褓,护士们推着精疲力尽的玖辛奈出来。响亮的哭声贯彻走廊,琳也按捺不住了,兴奋地拉着卡卡西跑过去。他第一次看见刚出生的婴儿,不禁也起了好奇心,小心翼翼地凑上前。

他看见小小的一团,皱巴着脸缩在医生怀里,撕心裂肺地哭嚎着。水门看过宝贝儿子后,连忙去照顾累坏了的妻子。千手纲手啪地打掉千手柱间伸向新生儿的魔爪,恶狠狠地警告:“叔叔,你要是敢像当年扔刚出生的我爸那样扔这个孩子玩,我就把你从窗户丢出去。”说罢无视在墙角种蘑菇的千手柱间,抱着婴儿风风火火地跟在水门身后离开了。

第二天卡卡西和琳去看望师母和小宝宝时,婴儿的名字已经定了,叫鸣人。水门一边抱着小鸣人轻轻哄着,一边喜笑颜开地跟自己的学生们讲述这个名字的来历:“当年自来也前辈写了一本书,里面主人公的毅力和精神令我非常感动……对了卡卡西,我记得你也是自来也前辈的书迷吧?”

“……是的。前辈的小说文笔很棒。”卡卡西艰难地把冲到喉咙口的“亲热天堂”四个字咽了回去。

“小鸣人好可爱呀。”琳及时转移话题。她伸出一根手指逗着小婴儿,卡卡西小心翼翼地探头去看。鸣人的小脸已经不那么皱了,大眼睛水灵灵的,跟老师一样是海洋的颜色。他也学着琳的样子,伸出手指,碰了碰鸣人的小手。

温热的。柔软的。

他心里没来由地一颤。这就是一个新的小生命,脆弱,柔嫩,那样惹人怜爱。曾经自己也是这样不谙世事地躺在父母的怀抱里吧。她也是,他也是。时间的流逝让人患得患失,可人们又常常因为降临的喜悦而感到幸福。

 

时间还长,今后的日子里,我们也一定会感到幸福的吧。带土。

 


评论(3)
热度(25)

© 风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