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大部分的烦恼,是来自于梦想另一种有可能的人生。” ​

【缕零】流离之人

  • 一缕中心

  • 短篇

  • 大概是一些多年后回想原作时的感触

 

01

或许是不知梦的缘故,流离之人追逐幻影。

02

夜很长。

飞鸟扑簌翅膀,掠过高窗。其外漆黑鸦羽,暗银月光。其内,少女红宝石般的眼珠俏皮地转了转,樱唇轻启,吐出一个名字。

——ゼロ。

如同词语本身冰冷的含义,零。一切终归虚无。他知道那位大人的意图。莹莹烛火下,少年兀自沉默。她用着少女的躯体,举手投足间是成熟的风韵,手指轻轻抚上他的脸。能与分别那么久的哥哥见面,一缕不开心吗?

不。矢口否认。随即抿紧了双唇。汹涌的情绪只流露了一刹,又被小心翼翼地重新贮藏。他覆上半截银面,如同封印起隐秘的、不可言说的思念。明天就要去学园了,请您早些休息。他躬身行礼。

夜还很长。黎明尚且遥不可及。她看着自己悉心教养的少年仿佛掩饰着什么一般转身离开,没有戳穿他蹩脚的借口。恍惚间那个单薄的身影化作了指尖细沙,血色的风洒下落樱,寸寸消弭。绯樱闲看着一旁棺材里闭目沉睡的自己,那张属于玛利亚的脸上浮起了凄哀又怀念的笑容。

生人无能相惜者,曰悲;再无可许之誓言,曰哀。

一缕,我只望你,从那与生俱来的孤独中解脱。不要如我这般。光阴看透,故人不再。

03

最后的樱花也凋零了。

月色哀濯,群鸦噤声。空荡荡的棺材里叠着一件雪白的和服。束发红绳上有银铃轻响。

吸血鬼其实是非常可悲的。那位大人哀伤地说,容颜凄美。只有你,我是不会将你变成吸血鬼的。

多么绝望的爱,从前那个人逝去后她一直孤独,疯狂而执着,在黑暗里踽踽徘徊,直到孑然的灵魂相互吸引。彼此温暖。他知道,从此以后她就解脱了,从纯血种悲哀的宿命里——生来便做了笼中的金丝雀,爱别离,求不得。

而我仍将,崎路徘徊。长夜漫漫。

 

无数个似曾相识的夜晚。有时万籁俱寂,星辰聚集,偏僻清冷的吸血鬼的居所里,他时常想,如果自己从未出生,故事会不会是另外一番模样。美好的,幸福的,不曾有流血和死亡,也不曾有阴阳相隔或者天各一方。

吸血鬼猎人家被诅咒的双生子。一模一样的银发,紫色的眼,冷俊的轮廓。他的半身。从小承担着所有人关注和期望的哥哥。

不是没有嫉妒和怨恨的。

为什么要把我们分成两个生出来呢?我更想和零作为一体出生。像现在这样虚弱的身体的话,还不如……年幼的自己坐在床上,神情无辜而又落寞。果然,门边的零闻言,眉头微蹙,折返将他扑在怀中,紧紧拥抱。对不起,一缕,对不起……零的脸上是自责、内疚、心疼、和小心翼翼掩藏起来的纵容。

——我知道的……我明知道零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却故意说了这些话。

无数次,他用那些巧妙的、淬过毒的词句,一遍遍划开他负重累累的灵魂。他是如此了解他,了解他身上的重担,他心上的包袱——那其中,几乎全被所占据。

——只有在伤害了零的这一瞬间,我才能感觉到自己的存在。

众口称赞、无所不能的零,会因为他的话露出那样受伤的表情,会整夜整夜陪在生病的他身边,无论他提出什么要求都会办到——而你明明有所察觉……零。对于我隐藏在柔弱下的恶毒,无理取闹的撒娇,心怀占有的乖巧。可你什么都不说,仍然在我要求陪伴的时候,钻进被窝和我抵足而眠。

他的无原则包容,让他心怀的那一点点不甘终于无法自处。

——在零的心里,我也是不同的吧?

微小的雀跃有如野火,一瞬间吞噬了因孤独而荒草丛生的灵魂。欢欣喜悦。秾艳如血。

 

因为在我看来,零也是唯一的、最好的、我最喜欢的零啊。

04

他曾经远远地看过他。在玛利亚被那位大人允许外出活动的时候。在黑主学园里正式的久别重逢之前。

少年穿着长风衣,大包小包地从杂货店出来。是刚采买完毕吧。他一眼就认出了他。夺目的银发,挺拔的轮廓。他此世最亲密的半身。唯一的、最好的、他最喜欢的零。时光割裂彼此,尚自留存旧日影像,那从血脉深处绵延而生的羁绊,好让相逢时刻,总不至于人海茫茫,此去陌路。

他站在不远处的街角,目光锁定那道熟悉又陌生的幻影。玛利亚逛街累了,正坐在他身后的遮阳伞下,如数家珍般清点自己的战利品。他看见他侧身听店主说着什么。淳朴的女人不知道那些暗夜里的血腥,用向往和钦羡的神情夸赞着少年。他听见了夜间部三个字。零沉下了脸色,礼貌却突兀地打断了喋喋不休的女人,转身离开。与他相反的方向。

长高了呢,好像比我还高那么一点点。不愧是哥哥啊。他无声微笑,眉眼弯弯,尚未意识到自己的目光是多么的贪婪。在那一丝不舍浮出水面之前他及时垂帘,视线触及玛利亚期待的眼神,他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继续陪伴少女难得的自由时光。

迈步的刹那,背道而驰。他恍惚听见机械转动的声音。命运的齿轮嘎吱嘎吱,发出狰狞的瘆笑。他想他明白了,那位大人时常轻声吟唱的歌词。

 

后来遍地尘埃,繁樱凋残,那个追逐幻影的女人在他怀中碎裂成了千万片。一缕啊,我只望你能解脱。

孤独是与生俱来的种子,萌发于爱上一个人的瞬间。

我们都是不相信命运的人,执着于虚无缥缈的想念,于此世颠沛流离。可在遥远的光阴尽头,又有些什么呢?

 

——ゼロ。

05

开枪的那一瞬间,多少有些迁怒的意味在里面。玖兰李土,或许还有其他纯血种。他恨他们。仇恨的锁链循环往复,毁掉了那位大人毕生的爱恋,也毁掉了他和他原本的人生。而零,却只能拖着Level E的身体苟延残喘。吸血鬼猎人家被诅咒的双生子……他又听见了命运在耳边阴沉地冷笑。是失血过多的幻觉么?

他知道这迁怒毫无道理。然而事到如今,他仿佛一夕之间又回到了曾经,被哥哥宠溺着,所有的委屈和不平都可以一吐为快,事出有因也好,无理取闹也好,他总会照单全收他的依赖和撒娇。

他想要回曾经那个不甚结实却足够可靠的怀抱。

手指扣下了扳机。随后浮上心头的是惊痛,哀戚,隐秘的欢欣和幼时的依恋。争吵般的对话结束在遍地流淌的鲜血中。零接住了他,那双手微不可察地颤抖着。总有一天,一缕将无法与零一同走下去了。脑海中回想起某个夜晚,他在客厅外听见父母的交谈。

是啊,一语成谶。

零在哽咽。我已经不想再失去什么了……很想……跟你一起活下去的啊……

他很开心。原来是真的。在零的心中也有着那份不同。独一无二。

如果我不存在的话,零你就能活得更自由。再也没有双生子的宿命,你也终于能获得完整的力量——我的一切,原本生来就合该是你的。

其实从前的那句话不算是彻底的谎言。他的愿望早已小心翼翼地隐藏在言语背后——和零合为一体。他们本该就是一个生命。如同还在母亲体内时就那样亲密无间一般。

他们太过于了解彼此了,因此有些事情说不出口,也无需多言。

他知道。他都明白。

06

墓地。埋葬过往一切的地方。绿草如茵,白色的墓碑镶嵌在草坪上,沉默而有序。他将一束白蔷薇放在那个寂静的名字前。四野廖旷,有微风拂过这一片墓园。他俯下身,张开双手,额头抵在碑上,像是要拥抱或亲吻那冰冷的大理石,无比哀伤,无比依恋。

一缕。

天地寂哑。无人应答。

 

Fin.

碎碎念:开头那句出自《龙族》,作者江南,全文刊登在杂志《九州志》VOL.02的卷首语上。

或许是不知梦的缘故,流离之人追逐幻影;

生人无能相惜者,曰悲;

再无可许之誓言,曰哀。

孤独是与生俱来的种子,萌发于爱上一个人的瞬间;

但既然相逢,纵无携手,总好过一生陌路.

死亡就像是酒后的别辞,从此置身事外,我可以看透这光阴,但光阴的尽头没有你,又有什么好?

你将沉睡在一泓湖泊里,等待多年之后的访客;

还要一些年,等我席卷这一天下;

我们将重逢在水清沙幼白鸟飞翔的岸边。

那时的我会死在席卷天下的战场上,你教我种的那些花,都已枯萎。

一缕和零的故事与征战天下无关,但总感觉有一份浓厚的寂寥,很喜欢这一段,就发散了一下_(:з」∠)_漫画里零在墓地见到了一缕的幻象,TV第二季11集永远的痛TUT这是篇看书看不进去瞎几把按的文我知道我又要以懊悔复习法应对考试了。

以上。

评论(5)
热度(25)

© 风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