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大部分的烦恼,是来自于梦想另一种有可能的人生。” ​

补完X战记和东京巴比伦我已经石乐志了。

“如果昴流真的对一个毫不相干的陌生人有了份‘特别’的爱意……而这个人又背叛了他……他一定会死的……”

北都是那么的了解昴流,所以这句预言般的话,最终如同预言一样应验了。

星史郎以普通兽医的身份走入了昴流与姐姐北都的生活,三人在一起的时候,可能是昴流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了。有时星史郎笑笑问我和昴流的婚礼何时举行,昴流尴尬的说星史郎先生请不要开玩笑了,北都就哈哈大笑哈不愧是我未来的“弟夫”!

回忆越暖,如今苍凉的现实越伤。

星史郎挡下了砍向昴流的刀子,为此他失去了右眼。昴流第一次那么失控,他疯狂的拍打急救室的大门,大喊着星史郎的名字,泪如泉涌……之后星史郎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依旧的温柔体贴,而昴流却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心意,“我喜欢……星史郎……”

然而。

——我在从前,已经不去分辨“人”和“物件”。正如这样……我把你的手折断,就如打碎玻璃杯的感觉,一模一样。
尸体和物件的残骸,对我来说都是一样。
也许在某程度上,这样的想法对“樱塚护”十分适合。
所以我当时与你打个“赌”。如果我与你再相逢,我会试用一年时间,让自己觉得你“特别”。一年内不断说“喜欢”你,假设“喜欢”你,再以这种态度与你来往。留在你身边看着你……守护你……
如果你在我心中真的感到“特别”的话……如果你令我感到“你”和“物件”不同的话……我就不会杀你……但是……似乎都是不行啊!
——我并非特别讨厌你,当然亦不是爱你。
——只觉得你是“存在”那里的一件“物件”罢了。
“星史郎……我曾真心的,喜欢过你的啊……”

所以X里面明知道用同样的方法去杀昴流自己就会死为什么星史郎还是要这样做,甚至之前就交代地龙,在自己死后,把另一只眼睛送给昴流,我情愿相信哪怕只有一点点,星史郎也是爱着昴流的,哪怕只有一点点,因为他是会“被最喜欢的人杀死”的……如果连一点点都没有,那昴流……

……多么令人心疼啊。

所以渣星你!他!妈!的!倒!是!在!死!之!前!把!话!说!完!啊!

Delicious,I'm fine.jpg

评论(10)
热度(45)

© 风纨 | Powered by LOFTER